不讨特朗普喜好,官僚主义盛行,“年逾古稀”

发布时间:2019-01-18 18:06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世界银行现任行长金墉以“用脚投票”的方式,将这家存在近75年的国际组织的为难处境置于聚光灯下。

  1月8日,金墉(Jim Yong Kim)忽然宣告辞职,将于2月1日卸任,这离他本届任期正式结束还有三年多的时间。2012年,金墉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提名下担任世行行长,成为首位亚裔美国人行长,并于2017年成功连任,任期五年。

  离开世行后,金墉将加入一个由前瑞信投行家创办的民营基建投资基金。据他自己阐明,这一跳槽途径可能让他在景象变革和新兴市场基建赤字等全球重要事务上发挥最大作用。

  这听起来颇为讥讽,因为世界银行本应该是在引领全球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中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机构。

  上个世纪后半叶,这个在战后废墟中出生的组织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削减贫困等方面都施展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可是,如今的世界银行更像一位体态臃肿、步履蹒跚的高龄老人,面临着严重的身份危机,不仅核心使命没有达到国际社会的期许,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也日渐式微。

  来自民营部门的资金激增,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发展(NDB)等区域性多边开发机构的突起让世界银行的融资角色黯然失色,更为基本的问题是其官僚化的内部机制,缓慢且冗的贷款发放流程使得世界银行已经成为一些需要资金国家的最后选择。

  随着金墉的提前卸任,人们将欲望寄托在下一任行长身上。

  然而,当世界银行,这个多边主义的践行者,遇上一个对多边主义不感兴趣甚至反感的大股东——特朗普统治下的美国政府,那么重振影响力无疑将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废墟中诞生

  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行将结束之际,以美国和英国为主导的44个国家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镇召开了那场著名的会议,构建了战后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框架,即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会议通过了建立国际振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前身)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决策,这两大机构奠定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基础,后来也成为联合国最重要的专门机构。

  这两个诞生于二战废墟中的组织担负起维护战后辈界货币牢固和促进经济发展的重任。

  其中,世界银行的使命是通过供应技能跟资金支持,辅助一些国家改革某些局部或履行详细名目,例如建造学校、医疗核心,提供水电,抗击疾病等,以促进长期经济发展。

  起初世界银行主要帮助欧洲国家和日本实现战后中兴,并帮助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发展。此后,随着“马歇尔打算”启动,以及西欧和日本经济逐渐恢复元气,世界银行将扶持重点转向发展中国家,从1990年代初开始世界银行也开始向东欧国家和原苏联国家贷款。

  到当初世界银行已从一个单一的机构发展成为一个由五个联系周密的发展机构组成的集团,成员机构包括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国际开发协会、国际金融公司、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央,在全球120多个办事处占有1万多名员工。

  可是,当初的世界银行更像一位体态臃肿、步履蹒跚的高龄老人,面临着严厉的身份危机,不仅核心使命不达到国际社会的期许,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也日渐式微。

  模糊的独特性

  目前,世界银行官宣的使命是以可连续的方式消除极其贫穷和促进共享繁荣。近年来,它试图在多个领域发挥作用,推广扶贫,提倡社会福利,推戴环境保护,提供经济和金融政策倡导,但在这种什么都想做的初衷下,世界银行含糊了它的奇特征。

  对于很多人来说,所熟知的世界银行更倾向于一个提供数据、剖析和研究的智库,它在收集经济运动指标,以及权衡贫困、医疗和教导水平方面领有公认的威望性。

  然而,追本溯源,世界银行的核心任务是向无奈从资本市场取得资金的贫穷国家提供低成本贷款,为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资金,但在这方面,它的效力远远不够。

  世界银行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该行向发展中国家政府和私营部分许诺供给669亿美元资金,实现支付457亿美元。但据彭博征引的数据,新兴市场基本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宏大,每年需要1万亿到1.5万亿美元。

  相比之下,世行的贷款不过是无济于事。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需要说明的是,世界银行作为一家国际组织,诚然不最求利润最大化,但也不是一家慈善机构。通过向中等收入国家和资信良好的低收入国家提供贷款、担保以及非贷款业务,它曾经收入颇丰,能够做到白手起家。

  但近年来,世行放贷规模未见明显增添,核心客户浮现消散,其业务模式的可持续性面临威胁,不得不依附发达国家政府的资助持续坚持。

  漫长的发贷流程

  不得不否认,世界银行面临着激烈的外部竞争。一方面,来自民营部门的资金激增,另一方面,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发展(NDB)等区域性多边开发机构的崛起也让世界银行的融资角色黯然失色。

  但世界银行仍有其独特的优势,它由189个成员国家组成,能够代表所有国家采取举措,这使得它比大多数其它多边机构更存在自主性和弹性。而且新兴市场也确实存在宏大的融资需要,它们迫切地需要资金用于根本设施和其它投资。

  因此外部起因并非世界银行业务模式受到妨害的主要起因,根源在于其内部机制——迟缓的贷款发放流程和过于庞杂的官僚作风——这使得世界银行已经成为一些需要资金国家的最后取舍。

  牛津大学教养Ngaire Woods在201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个别贸易贷款机构可能需要3个月的时间来准备和发放贷款,而世界银行则需要两年多的时间,其贷款名目从开始到停止一般需要经历 6个阶段:项目标鉴定、可行性研究、评估、谈判、实行与监督、总结性评估。

  从2013年开始,世界银行始终努力试图加快这一流程,但平均发贷时间从原来的28个月仅略微下降至25.2个月。在一些地域,借款人等待的时光甚至增加了。

  除了复杂漫长的流程,世行的一些贷款利率并不廉价。世行的贷款类型大抵可以分为两种,其中,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的贷款条件比拟严格,总的来说并不优惠,被称为“硬贷款”;国际开发协会信贷的贷款门槛相比低,条件也比较优惠,被称为“软贷款”。

  据Ngaire Woods,2016年时世界银行20年期贷款的利率约为4%,比拟之下,贫苦国家向国际开发协会(IDA)同期贷款的利率不到1%。

  公信力危机

  世行应当在国际援助体制中表演着“平衡者”的角色,帮助资金流向最需要的国家,确保更公平公平的全球资金配置。然而,正是在提供贷款的公平性上,世界银行受到的质疑。

  世行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不可否认,但有量化研究显示,世行将多数的贷款或者发放给了与其有特殊纽带或关系的国家,或者在一段时间内只支持特定的行业或技术。

  根据英国国际发展部(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数据,在失掉最多援助拨款的30个国家中,只有五个国家的援助濒临他们所需要的公道水平。

  世行所代表的西方大国意志也让一些需要资金的贫穷国家望而却步。世界银行持股比例最多的是美国、日本、中国、德国和法国,其中美国作为最大股东占比达到16%以上,在重要决议需要 85% 以上多数票通过的规定下, 美国一家就能够否决任何一项决定的通过与实行。

  有批评称,奉行“华盛顿共识”的世界银行通过各种各样的贷款条件, 左右着发展中国家社会、经济领域政策的形成,罔顾发展中国家的真正需求,将西方少数大国的意志强加到受援国身上。

  “华盛顿共鸣”是1989年由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约翰·威廉姆森(John Williamson)提出的一整套针对拉美国家和东欧转轨国家的政治经济理论,包括了以新自由主义为实践基础的十项宏观经济政策,从加强财政纪律、发展税制改革、实施利率市场化、采用一种存在竞争力的汇率制度到实施商业自由化、放松对外资的限度等。

  但借贷者往往对世行的条件和提议保持高度警惕,他们认为这些提议更多是由实际和意识状况所驱动,而不是基于实际和他们发展的实际需要。

  世界银行也在尝试重新定位,把本人从一个贷款机构转变为一个“经纪人”,帮助有需要的国家进行管理改革,从而吸引潜力伟大的私人投资。不过世行并未表示将放弃公共资金,在一份文件中它曾声名:"只有在市场解决规划不可能的情况下……才会动用官方和公共资源。"

  但批驳指出,世界银行的职能是在市场机制呈现偏差时进行改正以增进公正性。定位的调剂与世行减少贫困的使命南辕北辙,由于对私人投资来说,他们追寻的是回报,而不是减少穷困。世行的转变某种水平上废弃了“均衡者”的角色,将全球贫穷人口的运气把握在私人财产手中,它追求的不是让私人资金服务于公共需求的方法,而是让公共需要如何转变,以满足私人资金的需求。

  下一任行长的重担

  随着金墉的提前离职,人们将活力寄予在下一任行长身上,等候在他或她的强有力领导下,世界银行可以清楚组织的使命,重振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

  自世行创建以来,其行长始终由美国选择,美国将这项任命作为推进美国在全球的经济利益、权利和优先发展重点的一个工具。按以往惯例,担负世界银行行长的是美国人。

  不过,这一惯例似乎正在被攻破。事实上,在任命金墉前,以官方名义对世行行长做出选择的世行执行董事们就已承诺挑拣行长要遵照“公然、择优和透明”准则,称“所有执行董事都能进行提名然后对所有候选人加以考量。”

  布鲁斯金学会研究员Homi Kharas和Eswar Prasad近日指出,世界银行集团需要一位值得信任的领导者,这位领导组必须理解组织使命的紧迫性和范围。国籍本身, 是不是一个先决条件。主要的是,新领导人必须享有美国和大多数其余国家的信赖,并可能以真正的多边主义精神来和谐各国的不同利益。

  1月10日,世界银行宣布了新行长遴选流程,盘算今年4月春季会议前选出下一任行长。新行长人选可由世行执董提名,提名时间为2月7日至3月14日。

  世行指出,新行长候选人必须来自世行成员国,并领有良好的领导力记载、管理大型国际机构的教训,熟悉公共部门,有才干表白世行发展使命的明白远景,摇动承诺和夸奖多边配合等素质。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考虑提名下一任世行行长的潜在人选包括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马克·格林(Mark Green),以及“第一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

  但白宫14日否认了有关伊万卡·特朗普被考虑作为世行行长候选人的报道,称只是请她帮助管理美国提名世行行长候选人的程序。

  据《纽约时报》最新报道,白宫正在考虑让前百事可乐首席执行官卢英德(Indra K. Nooyi)出任世界银行行长。

  反感多边主义的特朗普政府

  无论是谁出任世界银行行长,他或她都将面对一个对全球化和多边主义都不那么感兴趣的特朗普政府。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主意“美国优先”政策,从多个国际组织退出,并“撕毁”多份多边协议,包括跨太平洋(601099,股吧)搭档关系协定、巴黎协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全球移民协议、伊朗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并屡次要挟要退出WTO。

  在他执政近两年的时间里,还未对世界银行给予太多关注。但有研讨以为,随着特朗普政府在中期选举中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操纵权,这一情形或将出现改变。

  经济学家Christopher Kilby在布鲁斯金学会刊文称,双边援助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扮演这重要的角色,为了批准新的双边援助或者改变已经批准的资金用途,美国政府必须得到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委员会的批准,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控制后,这一过程将变得艰巨。

  在这种情况下,应用世界银行作为外交政策工具将变得更具吸引力,例如当国会不允许政府削减双边援助来处分某些国家时,政府可能会推动世界银行减少对这些国家的贷款来达到同样目的,而这也将损坏世界银行的独破性。

  从长期来看,Kilby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多边主义的反感,特别是对美国前政府的国际承诺的不屑,将使信誉评级机构低估世界银行的代缴资本,转而关注该银行的实收资本。

  这些债券评级对于世行的商业模式至关重要:通过在国际市场上以低本钱借款,然后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客户从新贷款,其利率低于这些国家自身的收益率。为了掩护其债券评级,世界银行将不得不关注其贷款程度,进一步制约该机构的挑选,并使其更加依附于非核心融资,如信托基金。

  当世界银行,这个多边主义的践行者,遇上一个对多边主义不感兴趣甚至反感的大股东——特朗普统治下的美国政府,那么重整影响力无疑将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2007年,世行前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涉嫌利用职权为与其关系密切的一位世行女官员大幅升职加薪,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沃尔福威茨黯然辞职。此后,一位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在美国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撰文,对世界银行的存在提出了质疑:

  我们真的需要世界银行吗?

  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正在全球迅速蔓延,随之而来的是私人资本市场的扩散,将投资引向世界各地。

  消除贫困的真正关键不是以低于市场的利率向非洲和其余地区的国家计划政府提供廉价贷款,而是让市场(而不是世界银行的官员)把持主动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是二战后重建时期的产物。穷国需要的不是政府间的贷款,而是有利于市场的改造,从而吸引私人资本流动。这将使低收入国家受到与中国、印度、俄罗斯、东欧和拉丁美洲一样的市场约束。

  数千名拿着免税工资的世界银行官员十明显白,私人市场资本主义正在取代他们的使命。因此,他们想把世界银行变成某种范畴巨大的寰球变暖官僚机构——这显然不是咱们所须要的。

  当年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或者并没有留意到这位经济学家的倡议,但今时不同昔日了,因为写下上面这些话的恰是特朗普的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

  世界银行现任行长金墉以“用脚投票”的方式,将这家存在近75年的国际组织的难堪处境置于聚光灯下。

  1月8日,金墉(Jim Yong Kim)突然宣布辞职,将于2月1日卸任,这离他本届任期正式结束还有三年多的时间。2012年,金墉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提名下担负世行行长,成为首位亚裔美国人行长,并于2017年成功连任,任期五年。

  分开世行后,金墉将参加一个由前瑞信投内行开办的民营基建投资基金。据他自己说明,这一跳槽门路可以让他在气象变更和新兴市场基建赤字等全球主要事务上发挥最大作用。

  这听起来颇为讽刺,因为世界银行本应该是在引领寰球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中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机构。

  上个世纪后半叶,这个在战后废墟中诞生的组织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削减困窘等方面都发挥了相称重要的作用。

  可是,现在的世界银行更像一位体态臃肿、步履蹒跚的高龄白叟,面临着严格的身份危机,不仅中心使命不到达国际社会的期许,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也日渐式微。

  来自民营部门的资金激增,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发展(NDB)等区域性多边开发机构的崛起让世界银行的融资角色黯然失色,更为基础的问题是其官僚化的内部机制,缓慢且冗的贷款发放流程使得世界银行已经成为一些需要资金国家的最后取舍。

  随着金墉的提前离任,人们将渴望寄托在下一任行长身上。

  然而,当世界银行,这个多边主义的践行者,遇上一个对多边主义不感兴趣甚至反感的大股东——特朗普统治下的美国政府,那么重振影响力无疑将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废墟中诞生

  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行将结束之际,以美国和英国为主导的44个国家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镇召开了那场有名的会议,构建了战后国际货币体系的根本框架,即以美元为中央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会议通过了树立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前身)和国际货泉基金组织(IMF)的决议,这两大机构奠定了布雷顿森林系统的基础,后来也成为结合国最重要的专门机构。

  这两个诞生于二战废墟中的组织担当起维护战后代界货币稳固和促进经济发展的重任。

  其中,世界银行的使命是通过提供技巧和资金支撑,帮助一些国家改革某些部门或实施具体项目,例如营造学校、医疗核心,提供水电,抗击疾病等,以促进长期经济发展。

  起初世界银行重要辅助欧洲国家跟日本实现战后振兴,并赞助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尔后,跟着“马歇尔计划”启动,以及西欧和日本经济逐步恢复元气,世界银即将扶慎重点转向发展中国度,从1990年代初开端世界银行也开始向东欧国家和原苏联国家贷款。

  到现在世界银行已从一个单一的机构发展成为一个由五个接洽严密的发展机构组成的集团,成员机构包括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国际开发协会、国际金融公司、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在全球120多个办事处拥有1万多名员工。

  可是,如今的世界银行更像一位体态臃肿、步履蹒跚的高龄老人,面临着重大的身份危机,不仅核心使命没有达到国际社会的期许,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也日渐式微。

  隐约的独特性

  目前,世界银行官宣的使命是以可持续的方式打消极其贫困和促进共享繁华。近年来,它试图在多个范畴发挥作用,推广扶贫,提议社会福利,拥戴环境保护,提供经济和金融政策建议,但在这种什么都想做的初衷下,世界银行含混了它的独特征。

  对于良多人来说,所熟知的世界银行更偏向于一个提供数据、分析和研究的智库,它在收集经济活动指标,以及衡量清苦、医疗和教诲水平方面具备公认的权威性。

  然而,刨根问底,世界银行的核心任务是向无奈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的贫穷国家提供低成本贷款,为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资金,但在这方面,它的效率远远不够。

  世界银行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该行向发展中国家政府和私营部门承诺提供669亿美元资金,实现支付457亿美元。但据彭博援引的数据,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巨大,每年需要1万亿到1.5万亿美元。

  比较之下,世行的贷款不过是杯水车薪。

  但批评指出,世界银行的职能是在市场机制涌现偏差时进行矫正以促进公平性。定位的调解与世行减少贫困的使命背道而驰,因为对于私人投资来说,他们追寻的是回报,而不是减少贫困。世行的改变某种水平上放弃了“平衡者”的角色,将全球贫困人口的福气掌握在私人财产手中,它寻求的不是让私人资金服务于公共需求的方式,而是让公共需求如何转变,以满足私人资金的需求。

  下一任行长的重担

  随着金墉的提前卸任,人们将盼望寄予在下一任行长身上,等待在他或她的强有力领导下,世界银行能够明白组织的使命,重振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

  自世行创立以来,其行长始终由美国筛选,美国将这项任命作为推进美国在全球的经济利益、权力和优先发展重点的一个工具。按以往惯例,担任世界银行行长的是美国人。

  不外,这一通例好像正在被攻破。事实上,在任命金墉前,以官方名义对世行行长做出抉择的世行执行董事们就已承诺筛选行长要按照“公开、择优和透明”准则,称“所有履行董事都能进行提名而后对所有候选人加以考量。”

  布鲁斯金学会研究员Homi Kharas和Eswar Prasad近日指出,世界银行团体需要一位值得信任的领导者,这位领导组必须懂得组织使命的紧急性和规模。国籍自身, 是不是一个先决前提。重要的是,新领导人必须享有美国和大多数其他国家的信任,并能够以真正的多边主义精力来调和各国的不同好处。

  1月10日,世界银行发布了新行长遴选流程,方案今年4月春季会议前选出下一任行长。新行长人选可由世行执董提名,提名时间为2月7日至3月14日。

  世行指出,新行长候选人必需来自世行成员国,并占领良好的引导力记录、治理大型国际机构的教训,熟习公共部门,有才能抒发世行发展使命的清楚前景,坚定承诺和赞美多边合作等素质。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考虑提名下一任世行行长的潜在人选包括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马克·格林(Mark Green),以及“第一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

  但白宫14日否定了有关伊万卡·特朗普被考虑作为世行行长候选人的报道,称只是请她帮助管理美国提名世行行长候选人的程序。

  据《纽约时报》最新报道,白宫正在斟酌让前百事可乐首席执行官卢英德(Indra K. Nooyi)出任世界银行行长。

  反感多边主义的特朗普政府

  无论是谁出任世界银行行长,他或她都将面对一个对全球化和多边主义都不那么感兴趣的特朗普政府。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主张“美国优先”政策,从多个国际组织退出,并“撕毁”多份多边协议,包含跨太平洋错误关系协议、巴黎协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全球移民协定、伊朗核协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并多次威胁要退出WTO。

  在他执政近两年的时间里,还未对世界银行给予太多关注。但有研究认为,随着特朗普政府在中期选举中失去了对众议院的节制权,这一情况或将出现改变。

  经济学家Christopher Kilby在布鲁斯金学会刊文称,双边援助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表演这重要的角色,为了同意新的双边支援或者转变已经批准的资金用处,美国政府必须得到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委员会的批准,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控制后,这一进程将变得艰难。

  在这种情况下,运用世界银行作为外交政策工具将变得更具吸引力,例如当国会不允许政府削减双边声援来处罚某些国家时,政府可能会推动世界银行减少对这些国家的贷款来达到同样目的,而这也将破坏世界银行的独破性。

  从长期来看,Kilby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多边主义的反感,特别是对美国前政府的国际承诺的不屑,将使信用评级机构低估世界银行的代缴资本,转而关注该银行的实收资本。

  这些债券评级对世行的商业模式至关主要:通过在国际市场上以低成本借款,而后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客户从新贷款,其利率低于这些国家本身的收益率。为了保护其债券评级,世界银行将不得不关注其贷款程度,进一步限度该机构的决定,并使其更加依靠于非中央融资,如信托基金。

  当世界银行,这个多边主义的践行者,赶上一个对多边主义不感兴致甚至恶感的大股东——特朗普统治下的美国政府,那么重整影响力无疑将是一个艰难的义务。

  2007年,世行前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涉嫌应用职权为与其关联亲密的一位世行女官员大幅升职加薪,此举引起轩然大波,沃尔福威茨黯然辞职。此后,一位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在美国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撰文,对世界银行的存在提出了质疑:

  咱们真的需要世界银行吗?

  自在市场资本主义正在全球敏捷蔓延,随之而来的是私人资本市场的扩散,将投资引向世界各地。

  肃清贫困的真正关键不是以低于市场的利率向非洲和其他地区的国家谋划政府提供便宜贷款,而是让市场(而不是世界银行的官员)掌握自动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是二战后重建时代的产物。穷国需要的不是政府间的贷款,而是有利于市场的改革,从而吸引私人资本流动。这将使低收入国家受到与中国、印度、俄罗斯、东欧和拉丁美洲一样的市场束缚。

  数千名拿着免税工资的世界银行官员无比清晰,私家市场资本主义正在代替他们的使命。因而,他们想把世界银行变成某种范围宏大的全球变暖官僚机构——这显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

  当年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兴许并没有留心到这位经济学家的建议,但今时不同昔日了,因为写下上面这些话的正是特朗普的白宫经济参谋库德洛(Larry Kudlow)。

相关文档: